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又帅又皮又可爱

第48章:认干儿子咯!咯咯咯

又帅又皮又可爱 半已入魇 3524 2020-05-23 06:05

“我错了,错了!”绯颜马上从床上跳起来,紧紧抱住绯老的腿。

绯老有点嫌弃的踢了踢绯颜。

啧啧!

“错哪了?”

“没给您找到儿媳妇!”

绯老气冲着胡子,闭着眼点了点头,“继续!”

“还有吗?您当初不就说了这一条吗?”当时,还特别认真的按住我的肩膀说,一定一定要找一个特别可爱的媳妇,要不然就生一个特别特别可爱的小姑娘。

“哦!您是说您的小孙女!我还没生呢!”

绯老敲了敲绯颜的木老阔,“不是这个!”

“嗯?”还有吗?没了吧?

绯老看着自己的憨批儿子,顿时,手里拿出了一根一米长的细棍子“是男人!男人!劳资怎么教你的,你居然去搞男人。”

说着,就朝着绯颜开始打!

“啊!疼疼疼!”

绯老追着绯颜满屋子跑。

“啊!爹!等等!您知道了?可是,为什么呀!现在很多人都有搞同性恋的,他们都不歧视了!为什么我不行!”绯颜求生欲极强,但还是开了口。

绯老气得呀!“那别人去吃翔,你去不去!”绯老打的绯颜直叫。“长本事了,居然去搞男人!”

说完,唰唰唰的棍子直响

“啊——我错了!我错了!”

门口的下人

“小少爷叫的惨!我们要救不?”

“笨蛋!一个老爷,一个少爷!你救谁?”

“嗯……,哦!”

屋内

“如今,男子与女子的比例本来就不合,男子是多了些。劳资真是倒了霉了,怎么就没生出个香香的女儿呢,怎么就生出了你这么个臭小子!”

“……”我哪臭了?

绯颜:我感觉我受到了严重歧视,是来自亲爹的嫌弃!

“我还管不了你了!再给你一年时间,媳妇再没到手!你就可以滚了!”

T^T原来我只是个工具!

绯颜紧紧地抱着绯老的腿,哭的那叫个惊天地,泣鬼神!“爹!我也有追求爱情的权利,你怎么能这样呢!如果我不爱她,我们在一起又有什么意思!”

绯老挑眉,呵呵!爱情!

“你TM去青楼的时候,咋不说这话!”

“呃……这个!”

绯老顺势就踹了他一脚。

“gun!莫挨劳资!”

可怜兮兮的绯颜一脸委屈的摔倒在地。

果然,父亲不爱我了!

(苦逼作者:你TM能别给自己加戏了吗?

就那根“小”棍子,还有那一脚,能减得了你几滴血。你还是个灵修!

绯颜:哦,好吧!)

绯颜看着即将出门的老爹,眼神里突然坚毅了起来。

行吧!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爹!我还有话说!”

“gun!劳资不想听!”狗屁儿子,还劳资女儿!

绯老头也不回的走着。

绯颜闪身到绯老面前,用左手挡住他的去路。然后一本正经地开口。

“爹!你先听我说,如果说你口中所说的那个男人,可爱到爆炸怎么办?”

绯老轻笑一声。“呵!那我跟你姓!”

“好!那我就给你看看什么才叫可爱!”绯颜高兴地拿出“通镜”。

【bug小贴士:通镜!类似于我们七八十年代的老年机!嗯……反正差不多,就是那种大概只可以通话和照相的那种,嗯,差不多大概是这样!

(bug准备爬出屏幕):呜呜!我想你们了,我还有多久才能出场!

可能……还要三四十章吧!

哇呜~哇哇!】

绯颜一脸得意的把通镜里的一张图片翻给绯老看。

这张是洛尊在吃密香果时的照片,洛尊的面具遮了左上半部分的脸,图片中的他鼓着腮帮子,像只仓鼠一样囤食,红唇小小的,乍一看好像还在嚼,细腻的皮肤如上好的羊脂玉,银灰色的眼眸带着夜空一般的寂静,银发闪着粼粼波光,像月夜下的水一样澄澈耀丽。

虽然是个男生,嘟着嘴却可爱到爆炸!

一看,便是那种!

只要他一笑,便可颠倒众生的人!

此时的绯老:握握握握握握握握……握草!

这这这这这,这也太好看了叭!

绯老承认自己不是那种寻常家熟悉的俗气小女人!

一天只会跟在男人后面说:

啊,天哪!怎么会这么好看!

噢!这个男的太帅了吧!

我的妈呀!哇哦,我不行了!

诸如此类……

平时,绯老还是很讨厌这一类女人的,但是今天,他却像这种女人一样兴奋到激动!

对!你没有猜错,绯老也是一个萌控!

而且是妥妥的那种!

但是,绯老还是有一点理智的。

“……这个,面具?”

绯颜见绯老眼睛都放光了,有戏!“哦,您说是这个!我买下他的时候,他就戴着的,但是,昭翟阁的人说,他的脸没问题,戴着只是为了有些神秘感!”

“不!不是……”这个面具,我好像见过。

绯老默着想了想。

异影阁那次拍卖他去过,那个人他见过,太像了,这张图,太像了!

一样的面具,一样的白发,当时的眼睛好像不是这样的吧?当时是黑色!我记得,因为他那张脸想让人不注意,都不行!

而这银灰色眼眸,和黑耀色不一样,美的让人窒息!像银剑一样锋利,像月光一样柔和。

“他人?人呢?”光是怎么想着,绯老问出来口。

“呃,这个……”绯颜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好像跑了!”

绯老一听这话,顿时就抡起了手中的三十斤棒槌,一顿毒打!

“那你还说个狗P!”

一声惨叫,“啊!爹爹爹爹!疼疼疼!啊!”

绯老一边揍,一边说。“劳资!限你!一个月!把人!给我!找到!”

绯颜和绯老已经跑到了院子里,两人你追我打。

“爹爹爹!他是男的!你不是说两个男的……”

“劳资不在乎!”

“那你香香的儿媳妇,和甜甜的孙女怎么办?我们在一起搞基,生不了啊!”

“滚!”绯老直接飞来一脚,把绯颜猛的踹倒在地。

还好意思说,劳资儿媳妇呢?

别人家的孩子都跑到我门口打酱油来了。

绯老把棒槌狠狠敲在地上。

“那是你的事,我还并没有要把我干儿子嫁给你的意愿?”

???

认上了?干儿子!

绯颜坐倒在地眼睛泛着泪光,弱弱的问一句,“那我是个什么玩意儿?”

“当初,手贱,在大gai上随便捡的!”

绯老棒槌一扔,带着门口“默默看戏”的一众护卫,准备走了。

所有人,看绯颜的眼神都是可怜,唉!少爷家庭地位真低!

绯颜默默微缩在角落,抱着几几的裤纸,委屈:呜呜~实锤了!我果然不是亲生的!

……

绯老走后:按理说,七天前墨月玉都关于洛尊的消息,应该还没有传到神域来,说是效仿洛尊的装束也不太可能。

况且,洛尊应该还在墨月玉都,城门都被严查了,他又怎么可能会出现在神域?

唉!头大,随便啦,管他是不是洛尊,反正怎么可爱的干儿子是我的,嗯!我现在就得好好干活,努力赚钱!

为了我亲爱的儿子,啊呸,干儿子!加油!

……

墨月玉都,墨月殿

千玉的手指动了动,一旁寸步不离的的隐,一下子就注意到了。“张神医!快传张神医!”

片刻之后,千玉椅靠在床边,喝着张神医让人熬好的汤药,张神医在一旁为墨千玉衡传输着灵力。

两旁分别站着神色严肃的隐,暗。

隐平时除了公事,很少说话。但是,这次出于关心月皇情况,开口询问道。“张神医,月皇到底怎么了?”

张神医从墨千玉衡身上收回了手,捏了捏胡子,语重心长地说,“月皇,这个情况。着实是活了六百的岁我也没见过的病例,原本以为只是寻常的中了迷药,可是我却怎么也解不了药性,这洛尊是位高手!连我都解不出来的药。恐怕,他能力在我之上!或许,他可能真的是世上的第二位药尊!”

张神医目光中蒙着薄薄的雾,意味深长。

能让张神医都赞赏,认可的人,其肯定不是一般的人。

这个洛尊真真假假,还真是让人越来越猜不透了。

(如果莫冉在这儿的话:这个药不是我调的!我调的会更霸道,所以,你们不要瞎猜,与我无瓜!这群人一天就知道无中生有,暗度陈仓,凭空想象,凭空捏造……

莫冉:屎可以乱吃,锅不可以乱安!

莫名其妙。)

这时,另一位穿着影卫服的人走了进来,单腿屈膝,“隐大人!您让我们调查的洛尊,夕姑娘的背景,家事,查不到结果!”

隐望向那人,隐隐皱眉“什么意思?”

“这个人就想凭空出现的,没有过往,除了他初见月皇那一日,再往前就真的查不到了!”

“这……难道……”隐有了些猜测,却似乎有些不相信。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