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重生之魔法世界秦玥

89.凤头山

“小玥我们这是要去哪个山岭?霞光岭?还是双古镇附近的双林山?”,林若华站在秦玥身边询问此次的目的地,秦玥看着桌上的地图伸手指了一个地方:“去凤头山,霞光岭我可不敢再去了,双林山遍布人的足迹去了也是没什么意思。”。

“凤头山?这地方我倒有所耳闻,据说是山岭远看像个野鸡的头,所以起名凤头山,不过也有人说是因为以前这里有神兽凤凰落足,山大林密,也有魔兽出没,倒是个不错的历练地方,就算没有遇上什么魔兽,里面的草药也很多,你是药剂师,相信对你也有很多好处。”。贺维西喝了口凉茶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说了出来。

“凤凰?”,秦玥一听眼眸一亮:“这世界真的有凤凰和神龙?不是那些巨蜥和巨蟒或者是五彩鸟??”,“当然有神龙!”,林若华放下手中得碗,一脸的向往:“书上记载龙分两种,一种是生有羽翼的翼龙,生性凶恶,据说它的血液都是罪恶的黑色,而且也有勇士斩杀翼龙的英雄事迹流传,我曾看过父亲收到的一张拍卖会的邀请函,上面有一件拍品介绍就是翼龙龙骨所制的骨刀;而另一种则是无翅亦能飞天入海的神龙,是有智慧的神兽,身形似蛇,头生双角,口能人言,可是只有零星记载和图片,传言这种神兽血脉高贵,只有到达迷沼森林中心最强者才有缘见到。”;

“龙的存在母庸质疑,在一些深山附近的林子也有恶龙伤人的事经常发生,只是凤凰的话,只有流传下来的传闻,没人亲眼所见,或许真如你所说,是什么五彩鸟之类会操纵什么魔法元素的其他大鸟,因为也有些羽毛色彩鲜艳的家伙被叫什么凤啊凰的,凤凰只是经过人的不断臆想出来的跟神龙能够比肩的神兽而已。”,贺维西下了最后定论。

“既然龙有传闻而且真实存在,那凤凰也一定会有,只是我们没有找到而已!”,林若画直接反驳,瞪着大眼看着贺维西,贺维西立马伸手挡在自己面前:“好好好,你说有就有,只是别再动手了!”,秦玥几人被贺维西警惕的模样逗的笑了起来,他们昨天到了双古镇后,晚上因为住宿的原因林若画和贺维西又吵了起来,最后林若画实在看不惯贺维西嬉皮笑脸损她的样子,拉着贺维西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按理来说林若画根本伤不了贺维西,可不知道贺维西怎么想的,看到袭来的拳头也不躲闪,硬挨了林若画几拳。

“我们等下直接出发么?凤头山离这走路也要上很长时间。”,林若华不理会斗嘴的二人,直接问出关键问题;秦玥看了下地图上标注的大概距离:“自然是尽快出发,今晚我们估计要在外面扎帐篷了。等下还是买点干粮带着,还有水。”;

“我们,走去么?”,林若画看着店外大大的太阳有些不安的嗫嚅道,“你还想直接飞到山里不成?我们可是来历练的,不是来游山玩水的我的大小姐!”,不等秦玥开口,贺维西已经翻起了白眼,“哼!用你来教!我听小玥的,你不许说话!”,林若画一囧,咬着下嘴唇怼道。

秦玥笑的一脸轻松,从空间袋中拿出几顶草帽:“小伙伴们,带上走人喽!”,贺维西早就知道秦玥有空间袋,所以也不惊讶,直接拿起一顶草帽戴在头上笑道:“还是我们的魔法师小姐早有准备。”,林若画拿着草帽觉得新鲜:“我怎么没见你什么时候买了这个?”,秦玥戴好草帽拉着林若画向外走去:“昨天你们吵架的时候买的,戴着多少能挡点太阳,等下路上可不许偷懒哦。”。

“我才不会呢!”,林若画笑嘻嘻的跑在众人前面,肖印彤走在众人身后,收好刚打包的一些干粮拿着地图说到:“我昨天晚上在附近转了转,正好打听到一些人少树荫多的近道,现在天这么热可以先走小道,反正晚上也要露宿,也不在乎能不能遇到店家了。”,秦玥点头赞同:“这样最好,我们也能避些耳目,少惹些人的注意。”。

“我们年纪都不大,走人多的路才安全吧?这附近也是有盗匪出没的。”,贺维西挑眉奇怪道,秦玥和肖印彤对视一眼,她们惹了黑暗魔教的人的事贺维西并不清楚,虽然秦玥认为黑暗魔教现在没心思注意到她,可还是小心谨慎得好。

“我们喜欢走小道不行么?至于盗匪,本小姐正好跟他们这类人有点仇,这次要是遇到了,看我不打的他们满地找牙,本小姐在不会像以前一样......”,林若画激愤的捏着拳头,一转脸看到满眼好奇的贺维西,瞬间收声,“不会什么呀?什么?”,贺维西好奇的凑了上去,林若画脸一红尴尬的看了眼秦玥,一巴掌将贺维西凑过来的脸推开:“关你什么事!”。

羊肠小道上,肖印彤在众人前面带路,林若画挥着半截树枝不断的抽打着边上半人高的杂草,“印彤姐,顺着这路真的能到凤头山么?我们都走了大半天了会不会走错了?”,林若画抹了把脸上的汗,难受的嘟囔道。

“我们进入这条路问的可是附近村子的村里人,应该不会有错的,只要走到村民口中说的岔口,我们就能真的转到通往凤头山山上的路了,小姐在坚持一会吧。”,肖印彤也热的有些难受,但还是尽责的将路上过高的杂草踏平,让后面的人走的轻松些。

“你少说点话,要是热的难受喝点水缓解一下,不要急躁。”,贺维西将腰间的水壶递给林若画,抓着草帽不断的给自己扇风消除酷暑,可惜的是扇出来的风也是热辣辣的让他额头不断地冒出汗来。

秦玥拿着手帕擦着额头的汗,感觉身上都是黏糊糊的难受也忍不住抱怨:“这该死的天气,这里这么多的树,怎么一点凉风也没有?感觉去年也没有这么热。”。

林若华走在最后大口的喘着气闷声道:“以前训练的时候天热大多是在室内,再热也不觉得难受,现在在室外顶着这么大的太阳走路自然感觉不一样,不过,不过我感觉这种热汗淋漓的感觉挺不错的,跟训练时流汗的感觉不同。”。

秦玥心中苦笑:大哥,你莫不是有自虐的嗜好?不过抱怨归抱怨,这次的历练出行也是她自己的想法并提出的,总不能走了大半天的路就怨天怨地的。

终于在几人走的腿发软的时候,肖印彤见到了小道的尽头有一个更窄、树灌更加茂密的小径。

见到了路口后,林若画也不管地上脏不脏直接抱着路口的一棵大树坐在了地上直喘气,贺维西也一屁股坐在了林若画的身边,几人瘫坐在地上喝了几口水后都不说话,太阳西斜,原本纹丝不动的树叶开始轻颤阵阵凉风袭来,吹的地上的几人只觉心中的烦躁都被吹散,一阵阵的疲倦困意随之而来。

就在几人累的靠在树下,在凉风中昏昏欲睡时,原本闭着眼睛的秦玥突然起身,向着不远处的草丛中挥出一道风刃,杂草被齐齐斩断掉,掉露出半截扭动的蛇身在地上不断地扭动挣扎。

“啊!蛇!”,迷迷糊糊的林若画听到动静睁眼一看,吓得从地上爬了起来惊恐大叫;林若华和肖印彤早在秦玥出手时已经起身,只有贺维西还懒懒地靠在树上一脸惬意的享受着难得的凉爽:“一条小蛇而已,这山里还不知道有多少呢,有什么好怕的?再说,你们家的药铺里不知道有多种蛇被捉来入药呢。”;

“谁说我怕了!我,我就是累的迷糊了!”,林若画咬牙嘴硬道,只是飘忽的眼神显得底气不足,“呵!”,贺维西懒懒的笑了一下,一咕噜从地上爬起来,毫不在意的伸手捡起地上已经停止扭动的断蛇:“走了这么久我们也没吃什么东西,等下我们吃烤蛇肉怎么样?我跟爷爷在山里捉到蛇的时候洗吧干净放火上一烤味道可香了!”,说完还砸吧了几下嘴。

“我不要!”,林若画直接拒绝,脸上满是嫌弃之色,秦玥看着天色:“那位村民说进了凤头山的小道就能看到一条小溪,我们赶紧进去找到地方扎好帐篷,等下天黑了可就麻烦了。”。

肖印彤晃了晃空了的水壶:“我们赶紧走吧,现在我们带的水已经不多了。”。

几人说完收拾好心情就继续往凤头山中出发,在天色擦黑之时来到了一条窄小的小溪流边上,秦玥也顾不上休息,急忙从空间带中取出帐篷,贺维西和肖印彤一起将帐篷扎好,林若画见到溪水早已安耐不住跑去用帕子仔细的洗起了脸,林若华却在帐篷转了几圈,一阵嘈杂后,带回来几只不大的野鸟。

秦玥正和林若画一起捡枯枝架火堆准备烧水,见到林若华带回来的猎物林若画高兴的叫了起来:“自从我们到了琉璃城我再也没吃过格尔森叔叔他们烤的野味了,这次却可以尝到我们自己打野味烤着吃,要是以前我都不敢想!”;

贺维西已经处理好蛇肉穿在削好的树枝上烤了起来,见林若华回来,将树枝丢给林若画:“别给我烤焦了。”说完接过林若华手中的野鸟就往小溪边走,“喂,你当我是你家仆人呢?”,林若画不满的挥动穿着蛇肉的树枝怒道。

贺维西懒洋洋的冲着林若画晃了晃野鸟,似笑非笑道:“那要不然请林大小姐来给我们清洗一下这些东西?”,“我,”,林若画咽了口口水,盯着还在滴血的野鸟语塞气闷地坐回火堆边,撅着小嘴翻动着蛇肉烤了起来。秦玥和肖印彤在一边看着好笑,林若画兄妹从小可是十指不沾阳春水,林若画又怎么可能会去做刨开野鸟清理内脏的事情,林若华能够想起去打猎物回来做晚饭已经让秦玥意外了好么。

“我,我可不是怕,我只是,我只是觉得他既然那么主动,我也不能拒绝对吧?”,林若画看着偷笑的秦玥和肖印彤,觉得面子上有挂不住,牵强的解释道。

“是是是,对对对,咱们要有大家风范不能为这点小事争执!”,秦玥忍着笑忙不迭的点头应到;“这些野鸟不够肥,身上没几两肉,要是烤的话就更没吃头了,要我说最好是用水煮炖汤最好,你们趁现在还有点亮在附近找找有没有入味的香草植物,可以让汤变得更能下口。”,贺维西的声音从小溪边传来。

肖印彤闻言已经起身前去寻找,秦玥将烧沸的水倒在水壶中放在一边冷却,用作明天途中饮用,林若华已经打来一桶干净的溪水再次倒入锅中烧了起来。

几人在火堆边折腾了半天,在月亮悬挂时,才终于围坐在火堆边吃上他们合力做好的晚餐。

林若画小心的尝了口看着有些寡淡野鸟汤:“好喝!”;“我们自己做的当然好喝!可惜没有找到薰叶子,要不然味道会更好些。”,贺维西不客气的盛了满满一碗汤咂了咂嘴。

“出门在外有空间储存袋真是方便,这些锅碗瓢盆小零碎也都能带着,不过魔法师小姐,你的空间袋的储存量跟我了解的储存量似乎有点大呀?”贺维西盯着秦玥系在腰间的空间袋有些疑惑。

秦玥吃着肖印彤背了一路的干饼默不作声,空间袋当然装不下这么多东西,不过是装在空间戒指中用空间袋做幌子而已。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