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吸血鬼的暗黑童话

第一百四十章

武静儿绝对没想到我们和她初次见面,便会这么单刀直入的去问她。

她的小脸儿涨得通红。

“我……我也没有搞清楚怎么回事儿……我……我……”

她结结巴巴的,完全说不下去了。

我见她这样羞怯难语,便立刻安慰她。

“你别说了……她是在和你开玩笑呢……”

“哦……”武静儿非常小声地回了一句。

“好吧……那我们就不聊这些了……”玄悦顿时觉得无趣。

我眉头微微皱了一下,瞪了玄悦一眼,用心语传音给她:“哪有第一次见面问这样的事情的?”

玄悦扬了扬眉头,撇了撇嘴,顶着一副傲娇得不行的表情,传音给我道:“你会传音术了?”

我笑眯眯地看着玄悦继续传音道:“吸血鬼擅长精神控制,我在某一天突然灵光一闪,改良了一下精神控制的部分,然后练就了现在的传音术。”

“嗯……不错不错……值得表扬……月儿啊……最近我突然觉得不知道我是为了什么而活,我是个女巫加半妖,虽然寿命不能和你们吸血鬼比,但是保养得好的话,活个上千岁甚至更多年岁,也是没有问题的。只是这漫长的岁月,难道我们就这样毫无目的地生活下去?也许,你会说‘修行’,可是,我真得有点腻了!这样的修行,何时才是尽头?还我,万一哪一天,我去了?留下夕琛一个的话,按照他那种死心眼的性子,他会怎样?他该怎么办?我真得不敢想……”

玄悦的心语传至我的脑海中,让我愣怔了几秒钟,我不禁开始担心起玄悦的心理状态。

与此同时,我非常非常意外。

玄悦非常美丽,她一直活得十分骄任性。

我完全没有想到她的内心是如此细腻多愁。

我原本想回复她:“你和大哥相亲相爱地一直好好生活下去,一起修行,不是挺好的吗?”

可是,我生生把话憋了回去。

对于有些妖族来说,能够活到上千年的寿命,可能并不是什么好事。

我们的岁月确实比凡人要来得漫长。

可对于某些妖族来说,活得久了,也是会腻的。

我们就经常听说,妖界里一些落单的妖物,因为心理不健康外加上活得太久太孤单,而主动去选择结束生命的。

夕家狼族经历了太多太多,好不容易现在一切和谐幸福。我可不能看着玄悦患上什么妖物抑郁症……

武静儿看我和玄悦大眼瞪大眼,一言不发,她便支支吾吾地打破僵局,和我们小声说道:“其实我觉得,我觉得我没有和他那个……那天晚上,我虽然意识不清醒,整个人迷迷糊糊,但是有些事情做没做过,我……我……还是知道的。我觉得我还是……应该还是完整的……不过……不过……我原本心里就有夕宸……”

武静儿说到这里,害羞地捂了捂有些红扑扑的小脸。

我不禁瞪大了眼睛,八卦之心被无限勾起。

这里面有故事啊!好想知道怎么回事啊!

怎么办?怎么办?

玄悦则是一双美目,一直盯着武静儿,有些欲言又止。

这时夕宸把武静儿叫了过去隔壁桌,陪长辈们说话去了。

我们便没有机会再聊下去了。

我转而开始和玄悦聊美容聊时装穿搭聊新闻聊天气……

今天的订婚宴,我们所有的妖族都有参加,包括可木和凉子。

我和武静儿聊天的同时,会时不时地环顾四周。

这是我多年来的习惯。

几百年的岁月,我们妖族经历了太多的凶险。

是以,养成了随时警惕四周的习惯。

我发现凉子看着我们这桌的武静儿有点失神。

当她的目光和我对上之后,她愣愣地看了我一眼,随即转过头去低头吃东西。

可木在一旁低声安慰她。

我听得到他们的谈话。

他们的谈话让我大为意外。

宴席结束后,我立刻奔向凉子。

别墅的花园里。

我和凉子各坐在一个秋千上。

可木被凉子打发去了屋子里。

“凉子,武静儿真得那么那么像你的姐姐吗?”我说道。

“嗯!”凉子拼命地点了点头,“太像了。”

“也许这是命中的因果定数吧。”

玄悦从天而降。

我们抬头注视着玄悦缓缓降落在我们面前。

“好久没看见你用飞的了。”我说道。

“再不飞,武功就废了……”玄悦挑眉,勾着嘴角说道,“凉子,我刚刚看了看武静儿的八字,推算了一番,她的前世在东洋,是你的姐姐。”

“真的!”凉子激动不已,从秋千上跳了下来,“我……我太高兴了!”

我也替凉子高兴。

真是没有想到,命运的安排下,凉子会和她的姐姐以这样的方式重逢。

玄悦语带赞赏地说道:“凉子,你姐姐是个非常非常善良的女人。如此看来,这一世的武静儿也应该不错。”

“谢谢您!”凉子从秋千上跳下来,向玄悦深深鞠了一躬。

“这,谢什么啊!”玄悦对于突如其来的大礼有些不太适应,“好了好了……凉子,我经过你们那栋楼的时候,看见可木愁眉苦脸地坐在你们家院门口呢。你赶紧回去吧。”

“嗯嗯。”凉子说道,“月儿姐姐,我先走了,你和玄悦公主慢慢聊。”

凉子向我们开心地笑了笑,立刻朝自己家方向小跑。

“世事真奇妙。”我望着凉子瘦瘦小小的背影说道。

“天地万物,有因有果,因果生生世世循环不断。”玄悦说道。

“真好啊!”我说道,“没想到,凉子会以这样的方式和她的姐姐重逢。”

玄悦突然表情变得八卦起来:“我来是有件事情要告诉你。”

“什么?什么?”我的兴奋点立刻被勾出来。

“武静儿真的和夕宸什么都没有发生。”玄悦眯起眼睛说道。

“啊?怎么可能?她不是都怀孕了吗?”我的表情开始变得有些夸张。

“我刚刚缠了夕琛半天,他才告诉我的。”玄悦表情也开始兴奋,随即她又说道,“我们果然是活得太久,太无聊了。不然我们怎么会那么八卦?”

“哎呀,你这个时候就别当什么思想家了!”我说道,“倒底发生了什么?”

“嘿嘿。武静儿就在我们家自己的企业里上班。她啊今年刚刚大学毕业……哼哼,是夕宸亲自……招进来的。原来她在小时候就和夕宸有过交集,这丫头估计完全不记得了。夕宸专一得很,这么多年一直暗暗守护着她。总而言之,夕宸喜欢了这个姑娘很多年。前段时间公司办了一场商务宴会,请来了不少城中商贾名流。她帮着公司打理宴会,结果被一个富二代看上了。这不,把夕宸惹急了,他还没有来得及和人家姑娘表白,就直接施法先上垒了……他是上古神兽啊,不用那什么都可以直接让凡人怀孕的……其实在巫术里也有类似的法子,不过,会反噬到施法的人。”

我听得目瞪口呆。

这都行……

这个夕宸要不一声不吭,要不一鸣惊人。

夕宸长得美如花,说他是花样男子,都不为过。

他性格温暖,安静,很体贴人。

他一直很招女孩子喜欢。

以前府上的丫头们都喜欢找各种理由接近他。

夕家狼族在人界一直低调,但是在我们自己家的企业里,那想低调也不可能啊。

现在夕家名下的企业里,一直就有不少姑娘找各种明目认识他接近他。

“好一部偶像剧啊……”我叹道。

“嗯……”玄悦微微点头赞同。

不一会儿,夕琛和夕远跑来把玄悦和我给提溜回各自的家里。

我和夕远坐在楼顶的阳光房里的长椅上,看着天上的星星。

“你们俩怎么那么多天要聊的?”夕远将我搂在他的怀里,吻了吻我的额头。

“无聊呗……因为无聊就变得八卦。”我轻声说着。

夕远轻笑一声,没有再说话。

此时,夜已深。

我心里的烦心事便不由自主地涌了上来。

神魔……

夕远感应到我的不安,他立刻柔声说道:“别担心,有护身锦囊。”

我伸手摸了摸胸前的护身锦囊,心里安了几分。

“嗯,徐姑娘那么厉害,她给的法宝准没错。”

“今晚我们就睡阳光房吧……”

“嗯?睡这儿?”我抬眼看着夕远说道。

“布了结界,很安全。”

他看我的眼神,明显得有些……嗯……就是那个什么……

不是吧?

在这里?

天为被,椅为床?

虽然这椅子确实挺大的,但是我很保守的,好不好?

我眼睛立刻瞪得老大,想要逃跑。

可是,我哪里是他的对手?

我稀里糊涂的就沦陷在他的攻势下,沉醉不知归路。

什么神魔啊……是个什么鬼?

那几百年的岁月,我都磕磕绊绊地混过来了。

现在的我,有亲爱的家人,有亲密的朋友,更重要的是,我有我此生唯爱的伴侣。

而且,这个伴侣也只有我。

我真得很知足了。

我决定不再胡思乱想,给自己增添烦恼。

好好修行吧!

对,我一定要好好修行。

管他将来如何……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