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陌之殇

第126章 重见天日

陌之殇 陌尘北殇 6223 2020-05-23 06:07

话音还萦绕在耳畔,陌小苏猛然抬头,拂袖挥开漂浮在眼帘上的薄雾,果真瞧见三丈之外的浓雾陡然被拨开。

雾团还未散尽之际,那巨龙便如离弦的箭一般疾驰飞来,且携带着一股无形的强大的气息,直勾勾地冲向牧翛,未留给他丝毫还手之机。

龙身猛展,龙首忽挑。

猛如漩涡般盘旋而下,强大的气息将四周的浓雾旋成一团黑沉沉的雾团,将牧翛困住,然后给以致命一击。

“噗!”一声脆响。

那巨龙锋利如金钩般的龙角已深深地刺入了牧翛的脊背,待他感知疼痛之际,沾满鲜血的龙角已从他的胸腹间钻出。

“呲呲呲!”鲜血涌出,如雪花般洒落在洁白的冷玉石阶上,像一枚枚暗红色的钉子,扎入人心,陡然一紧。

巨龙速度之快,如闪电般让牧翛措手不及。当他听得陌小苏的惊呼之声时,已知危险来临,可惜长剑还未出手之际,便听到了骨裂筋断之声。

“哈哈,就凭你一介凡俗之人,有何资格拥有上古神剑--斩天剑,就算有之,也抵不过当成废剑玩玩而已。”冥子幽冷冷言道。言毕,又暗自想着这把斩天剑乃苍穹正气所化,一切邪魅之力皆不敢靠近,就连他也惧怕万分。幸好他吸食灵力护住元神,掩盖住冥界之气息,才得以逃过斩天剑之神力。思及此,他得意地狂笑着,一阵阵诡异之声从龙嘴里飘出,好似从地狱之中传来的幽冥之声,恐怖而悠远。

巨龙笑得急,龙头颤得紧。

龙角晃荡着,将牧翛滴血的身躯挑至阵眼上空,像一根长长的粗壮的晾晒鱼干的枯枝,从浓雾间探出,又从浓雾之中消失。

此时,牧翛脸色青紫,已是说不出话来。

他只觉腹部猛烈地抽搐着,体内的热血正在急速流逝。他忍住穿腹之疼,颤抖着下颌,微微张合着嘴唇,似乎想说点什么。

一丝丝血液从他乌黑的嘴角淌出,沿着花白的胡须蜿蜒而下。

欲言又止,实则再无心力。

“爹爹!”牧云裳嘶声裂肺地喊道。

此刻,她的内心有多绝望恐怕是无人能够体会的。只见她面色如纸,目光涣散,牙关咬得咯吱作响,紧握黑手杖的双手不停地颤动着,好似要将这根手杖捏碎般。

牧翛是何人?是堂堂圣天国剑阁的剑圣,是纵横江湖几十年的风云人物,是圣天皇背后隐藏的精神支柱,是牧云裳心中无可替代的英雄。

战无不胜的英雄,怎可能这般轻易被袭击。

不可能,绝不可能!牧云裳不敢相信眼前的血淋淋的一幕是真实的,她也不愿意相信。在这如此短暂的瞬间,爹爹已成为巨龙炫耀之物。

牧翛悬于空,衣衫尽敞。

他听得牧云裳的声音,那双布满沧桑的眼睛里泪光闪烁,凌冽的神色正一点点消失殆尽。他用眼角的余光望向龙柱下方的爱女,艰难一笑,便缓缓合上了眼帘。

“爹爹!爹爹!”牧云裳已哭不出声,扯着嗓子高呼道,顿觉龙柱如磐石般将她压得喘不过起来。

“牧姑娘,悲极伤身,你且冷静冷静!”顾池风瞧着牧云裳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生怕她一不留神会被龙柱压垮,慌忙爬至她身旁安慰道。以他医者所观,牧翛此次伤得颇重,恐有性命之忧。眨眼间,又失去了一个绝顶的高手,看来想走出地宫恐真是件难事。

顾池风长叹一息,瘫软在龙柱旁,裹紧身上的衣衫,眼神中满是绝望。

“前辈!”陌小苏哽咽着,声音疲软而凄凉,热泪滚落之际,她暗自自责道又是因她而起,为何总会连累这么多无辜的人,为了她的安危搭上性命。

一瞬间,她似乎悟出了牧云裳对她厌恶的原由。

救世者,这个名号让多少人失去了性命。

陌小苏痛恨救世者,更痛恨自己。她泪眼朦胧地望向牧云裳,心有千言却不知该如何安慰。她体会过这种切肤之疼,野孤岛一别,以为不再回想心就不会痛苦。

可惜,世间的悲欢离别大多相似,悲者悲也,痛至极方可醒悟!

“哈哈,此处便是尔等懦弱凡俗之辈的葬生之处!”冥子幽冷笑着,扬起龙头,甩了甩,如掸去一片枯叶般将牧翛抛至龙柱后面那片乱石之中。随后,它伸展长长的躯干,盘旋于空,仰首长鸣,犹如一条穿梭在浓雾之中的黑色丝带,急速俯冲而下。

“啪嗒!”龙柱之后传来一声清脆的长剑击地之声,而后又是一声沉闷的坠物之声。

“爹爹!”牧云裳竭尽全力脱身龙柱,迅速松开黑手杖,冲入浓雾之中。

“牧姑娘,危险!”眼见着牧云裳飞身离去,陌小苏紧紧地拽住她的衣衫,疾呼道。

“都怪你,都怪你这个妖女,爹爹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岂能饶过你!”牧云裳厮打着陌小苏,无意间失手扇了她一巴掌,随即甩脱她的手,离开龙柱,奔向爹爹坠落之处。

“牧姑娘!”陌小苏楞了楞,抹着通红的脸颊,无奈地喊道!

巨龙呼啸而下。

耀武扬威地悬于陌小苏头顶之上,伸出紫黑色的舌尖,舔舐着龙须上的血迹,似乎漫不经心,又似乎并未将单薄虚弱的陌小苏放在眼里。

陌小苏瘦弱的身躯立于浓雾之中,微微颤抖,双拳紧握,仰面望向巨龙那双闪烁火焰的恶魔之眼,不屑地说道:“我已不惧生死!不像你这般贪生怕死,只会不折手段夺取无辜性命来隐藏你那暗黑肮脏的邪魅之影!你除了残暴、贪婪、自私、狠毒之外,还有何能耐如此藐视于我!”

“哈哈,临死之人,话多也不为怪!无论你用何激将法也撼动不了我会蚕食你的灵力,乖乖地听话,会让你死得轻松些!”冥子幽势在必得,俯下身躯,将龙首凑到陌小苏的耳边,狂妄地说道。

“哼!”陌小苏冷笑一声,清澈的眼神不拘地漠视着巨龙,又冷冷说道:“有本事,出来单打独斗,缩在石龙之身做缩头乌龟,难道就是冥界之人的行事作风吗?呵呵真是令人不齿!”

“陌姑娘!你快走吧,此龙如此凶狠,你根本不是它的对手,不要再白白搭上性命了!”顾池风瘫在龙柱旁,悄声说道。

陌小苏回过头,望着顾池风那双因恐惧而绝望的眼睛,因极度害怕而抽搐颤抖的身体,不由得轻叹一声。

陌小苏心知这巨龙是冲她而来,不能再连累无辜,安慰道:“我且无妨,生不由己,命却由天,命中注定坎坷不断,生生死死也不过眨眼间。你与我不同,须得好生珍惜性命,好好活着。你且速速离去,找个坚固之地躲一躲,又或去帮帮前辈和牧姑娘。”说完,她捋了捋凌乱的青丝,挺身而立,缓缓闭上双眼,凝神静气于丹田,以悟入念境之中。

顾池风见陌小苏如此顽固,又恐逃走激怒巨龙,徘徊不定之际,他瞧见了抵住龙柱的黑手杖。

油亮亮,乌黑黑,好似一根柴火棍。

此物竟有如此大的威力,真是不能小觑。顾池风心有所动,若是能得到此棍用以防身,着实是件美事。

心心念着,顾池风的脚步便不由自主地挪向那根黑手杖。

此时,龙柱之后。

牧云裳跪在牧翛身旁,已哭成了泪人儿。还未开口,便见爹爹吃力地扬起手指,指向阵眼下方的大坑,断断续续言道:“北殇的斩天剑......”话未说完,便垂手而去。

“爹爹!”牧云裳的哭声响彻地宫,甚是凄烈。

一行清泪滑落。

陌小苏眉心紧蹙,将满腔悲愤化作入境之力。

念悟念,道世间之奇术。

心之所向,念及所往,术之绝境,似幻似空。

话说这颗神草丹,效力之神奇,不愧出至青隐寺四师姐之手。这四师姐不仅是毒物高手更是拥有一套世间无人能及的制药之术,所研制的药丸仙草无不蕴含着极其强大的疗效。

待陌小苏将这颗神草丹服下之后,随着她气定神聚,药丸的强大效力渐渐释放出来,融入筋骨血脉之中,将受伤之处急速修复。随后,又重新回归至丹田处,补气固息。待她渐入念境之时,灵力已是恢复了大半。

而这一切巨龙却并不知晓,躲在其中的冥子幽更是狂喜至极,根本未料到陌小苏会有反抗之力。这皆因一个原由,便是那把让他胜券在握的斩天剑!

此剑出神入化,却无故飞入阵眼之下,定是嗅到了混焱所散发出来的特有的邪恶之气。这种邪恶的气势连冥子幽都颇未忌惮,不敢轻易靠近他。

“活该!”冥子幽咒骂道,谁让混焱自命清高,不愿寄居于肉体之中。说不定,他如今已死在神剑之下。

冥子幽望着阵眼之下平静如水,连一丝叫嚣都未听到,看来混焱死得甚是平静。想到此,他越发得意,笑得越发狂妄。若是借助神剑之手将混焱除去,岂不是件美事。

冥子幽许久未这般得意忘形了!

片刻之后,陌小苏面颊之上泛起红晕,已抹去苍白憔悴之色。黛眉微俏,红唇欲滴,越发清秀水灵。只见她微微睁开眼睛,冷冷地注视着离她六七尺远的龙首,陡然拂袖,飞身而起。

双袖展开之际,陌小苏已将体内之力汇聚至双掌之间。霎那间,感觉丹田之处窜出两股极寒的气息,直奔掌心。

两股银闪闪的灵力从掌心飞出,宛如两条银色丝带漂浮在浓雾之中。

巨龙惊愕,龙身颤了颤。

陌小苏冷哼一声,趁着冥子幽还未回神之际,悬空而上,稳稳立于龙柱之顶。

两股灵力在地宫之中急速飞驰,如有神力般,将悬浮在雾气之中的一颗颗雾珠、一串串火苗,一粒粒尘埃汇聚在一起。

雾霾上扬,地宫渐渐明朗。

火焰汇顶,宛如一轮烈日。

灰烬升腾,冷玉石阶一层不染。

“啧啧,果真不错,这灵力恢复得正是时候,可容我饱餐一顿!”冥子幽冷冷说道,阴沉的龙眼中射出阵阵寒光。

猛然间,龙尾陡收,巨龙仰面盘旋而上,喷出阵阵烈焰,直逼向陌小苏。

巨龙越近,陌小苏心越沉静,静得听得见自己的心跳之声。她仍旧稳稳地悬浮于空,望着团团烈焰疾驰而来,连眼皮子都懒得眨一下。

就在烈焰扑面之际,她冷笑一声,旋身而下,缓缓摊开掌心,双掌交叠之间,已将两股膨胀的灵力汇聚在一起,拂袖幻成一条诺大的火龙。

火龙腾飞之际,只见周遭的浓雾与火焰已随着火龙移动,形成了一个强大的力量,搅动着地宫之中流动的气息。

地宫之下,血河翻滚,血水飞溅。

就在巨龙如闪电般俯冲而至之际,陌小苏旋身躲过,回眸间,已拂袖击掌。一条熊熊燃烧的火龙从她掌心间疾驰而出。

“砰!砰!”

两龙相撞,颇有玉石俱焚之意。

顷刻间,地宫之中火花四溅,雾气弥漫,燃烧的灰烬如烟花般从穹顶飘下。

此时,南浔已越过楼阁废墟,来至索桥处。

原本,他想寻着来路看看是否能找到石壁之上的入口,却忽闻炸裂之声,心知不妙,慌得转身奔回龙柱处。

南浔还未入阵眼,便瞧见巨龙身躯已裂,露出岩溶般的红色血肉,在燃烧的灰烬中翻滚挣扎。

看来陌小苏的灵力已然恢复。

南浔微微一笑,飞身而起,扬手甩出神鞭,困住龙颈。他欲趁巨龙喘息之机,将它置于死地。

神鞭套颈,勒得巨龙凄烈啸鸣。它嘶吼着,疯狂地摆动着龙尾,上窜下跃,欲摆脱南浔的神鞭。

突然,一缕黑烟从龙嘴中飞出,在燃烧的灰烬中急速飞旋,瞬间便形成了一个诺大的漩涡,向着南浔飞扑过去。

南浔抿紧薄唇,握住神鞭,不愿脱手。

刹那间,那漩涡飞旋而来,将南浔卷入其中。他顿觉皮肤刺痛,如万箭穿过般,令人窒息。

“咻!”一声脆响。

雾沉沉的漩涡猛然间被点燃,像一个封了口的火炉将南浔困在其中。

“啊!”南浔紧握神鞭,咬牙坚持着。

烈火焚烧让他感觉到每一寸肌肤都在消失,丹田之处的气息好似被一只无形的手拽住,让他无法再凝神运气。

漩涡越来越大,急速悬浮在地宫上空,将散于地宫之中的火焰灰烬悉数卷入。

“哈哈!巫族之人,本就该死,怎可逃得出我的掌心,就算没有躯体遮挡,一样轻易取了你小子的性命!”冥子幽狂笑跃出,又急速飞入漩涡之中。如今,他困住这个不自量力的巫族小子,不仅可以得到神鞭,还可以诱敌深入,实乃一箭双雕。

一个身影掠过。漩涡四周灵气飞扬。

丝丝缕缕漂浮的灵力像一根根游走的丝线急速探入漩涡之中,随后交织在一起,形成一张银色的网,欲将南浔救出。

“快走!”南浔突然厉声吼道。

陌小苏从未听得南浔这般失去理智地嚎叫,厚重的声音之中隐藏着一丝惊慌。她知晓南浔是恐她被国师吸住灵力,才竭力阻止她出手。可是,她怎能放手。

就在陌小苏思忖之际,忽觉身体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牵引住,将她急速卷入漩涡之中。

地宫之中,寒意袭人,风声渐起。

只见那团漩涡在地宫之中高速旋转着,所触之物,瞬间被击碎。哪怕是坚硬如铁的石壁,抑或是立于楼阁废墟之中的铜墙铁壁,皆逃不过粉身碎骨之命。

“南浔!”陌小苏被卷入漩涡之中,暗沉沉,并未瞧见国师的邪魅之影,只有南浔如熟睡般盘坐在漩涡之中。

陌小苏忽觉异常,正欲伸手触摸南浔,却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推开。内外夹击,将她禁锢在狭小的空间之中。

原来,冥子幽已用冥术控制住了南浔的身体,已从他眉心遁入了他的体内。

在以往,冥子幽皆是用将死之躯来寄居元神,不会耗费心神。他知晓越是强大的修行之人,若想强行将元神注入越难。

如冥子幽所料,南浔不仅以极强的意志力控制着心神,让他难以吞噬。且还将他引入了茫茫无尽的幻镜之中,欲困住他的元神。

一白一黑两股元神在虚无缥缈的幻镜之中纠缠不休。

无奈南浔根基尚浅,抵不过冥子幽数万年的修行之力,哪怕只是他的一缕元神。

眼见着南浔的元神就要被吞噬之际。

面向南浔而立的陌小苏似乎已察觉出了异常。她瞧着他的眉心发黑,俊美的脸庞裂出一丝丝黑色的伤痕,好似爬满了毒蜘蛛的网。

陌小苏脸色突变,心恐国师已入侵了他的元神,急忙拂袖幻出灵力,探入南浔的眉心之间,欲将国师那抹邪魅的元神引出。

“快走!”猛然间,南浔睁开血红的双眼,扭曲着脸庞,嘶声咆哮道。随后,他拼尽全力将陌小苏推开。

“不!我不走!”陌小苏厉声吼道,憋得通红的泪眼倔强地瞪着南浔,随即飞身扑了过去。

“哈哈哈!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哈哈......”冥子幽见陌小苏奋不顾身欲救南浔性命,着实惊喜不已。

面对如此纯净的灵气来袭,冥子幽岂能放过。

贪念渐起之际,冥子幽放弃了南浔那毫无价值的元神,从他眉心间飞出,陡然幻成一团黑色的烟雾,猛扑向陌小苏。

“快走!”陌小苏拂袖挥出一叶扁舟,顺势将南浔推入其中。

“你......”扁舟急速飞出漩涡,飘飘荡荡在地宫之中,南浔咬破唇边,如鲠在喉,那双凌冽的眼神之中流露出深深的绝望。

陌小苏被黑烟笼罩着,只觉天旋地转,身体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吸住,拖进了一个黑暗的深渊之中。窒息之感迎面扑来,像一只恶魔的手紧紧地卡住她的喉咙。剧痛如抽线般,一瞬来又一瞬去,来不及呼吸已觉血液倒流,筋脉混乱。

气悬于喉,生死之间。

就在这危机时刻,地宫之下传来一声震耳欲聋般的剑鸣声。

只见一束金灿灿的光从大坑中呼啸飞出,于空幻成一把金色的利剑,疾速刺向那团漂浮于地宫之中的漩涡。

“啊!”冥子幽惨叫一声。

探入陌小苏体内的每一寸肌肤,每一条筋脉,每一根骨骼,连带着隐匿于其中的那缕元神,瞬间化为乌有,再无轮回可能。

剑光闪耀之际,黑雾散尽。

陌小苏缓缓坠落,南浔挣扎起身将她接住。

“砰!”又是一声惊天动地之声。

只见那把金色的长剑如流光般冲破穹顶,将其一劈为二,露出湛蓝的天色。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