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科幻空间 快穿之这只系统略怂

第308章 少年,修仙吗?17

“!”众人一惊。

突然一个身影飞身上前,在少年还没有落地之时接住,然后稳稳落地。

“左姐姐!”几人上前。

徐子安看着左妤秋手中抱的孩子,皱眉:“怎么又是这个臭小子?脸弄干净了还挺好看的,像个女孩子。”

尤仁:“挺有缘的。”

左妤秋把少年放下。古凌看了看少年,“这是发生了什么吗?他脸上的掌印……”

左妤秋面色冷硬,而少年神色也冷冷,他理了理自己的身上,然后就要离开。左妤秋拉住他的衣服,“可否解释一下,你为何会被扔出来?”

“……”少年冷笑一下,扯回自己的衣服要走。

姜允毅摸了摸下巴,猜测道:“不会是什么私生子来认祖归宗吧?话本里都是这么演的。”

左妤秋眉头一皱,上前拦住少年,“北鄞府现家主是我舅父,若你有什么冤屈,可随我进去讨要说法。”

少年微愣了一下,然后冷漠地绕开她,继续走自己的路。

左妤秋:“……”

古凌也上前,她挠了挠头,还是拿出一颗丹药递了出去,“那个,你脸上的伤,吃这个能很快就好。”

姜允毅痛心疾首:“不就一个小伤吗,一个小小的治愈术不就行了,你这叫暴殄天物。”

古凌笑笑:“反正花的不是你的钱。”

姜允毅:“……”无话反驳。

少年还是没有理任何人,单薄瘦弱的背影让人看得心生怜惜。

“……”左妤秋直接拎起少年,少年挣扎,左妤秋就施术定住他,然后拎着这臭小子就往北鄞府大门走。

五人面面相觑。古凌摸了摸鼻子,赶紧跟上。

原来这人会生气啊。

“臭小子还敢回来!”门人看到少年就是一脸气愤,手中的木棍都要挥上来了。

“你们这是做什么!”左妤秋冷声喝道。

“你是谁?”门人早就换过,自然不认识左妤秋。

左妤秋拿下自己腰间的玉佩,说:“把这个给家主,他自然知晓。”

门人互相看了一眼,一个眼神示意,另一个只好拿着玉佩进去通传。

趁等人回来的时间,左妤秋问另一个门人,“这小孩犯了何事?为何被你们扔出去?”

“这个……”门人面露难色。

“说。”左妤秋冷冷地看着他,无形的压力施加于他,他赶紧跪下,卑微解释,“小、小的也不知道具体是怎么一回事?是、是家主命人把这孩子赶出去的!说这小子是个骗子,其他我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左妤秋点头,便不再为难门人。

古凌见那个小屁孩的眼神越来越冷,赶紧拉了拉左妤秋,“你先把这孩子放下来吧,他好像很不高兴你这样拎着他。”

左妤秋想了想,把他抱在了怀里。少年眸光更冷,还带了些怒意。

“……”古凌眼睛转了转,手指点在少年额前,直接给少年施了个治愈术,顺便检查了一下他的身体情况。

一切正常。“还是把他放下来吧,看他样子不习惯和人亲密接触。我检查过了,他身体很好,并没有什么大碍。”他的表情真的要杀人了!

左妤秋想了想,还是把他放下,解开了定身术但是手拉着他的衣服,任少年怎么挣扎都弄不开。

古凌眼眸微眯,左妤秋很奇怪,因为这个少年……为什么?前面几次也不见他如此——

是脸!

之前见这少年都是狼狈的模样,脸也看不清,可少年现在收拾了一下,原本的清秀可爱就露了出来。可为什么?这小孩像谁以至于左妤秋如此?

古凌施法,便看到两人之间淡淡的血缘线。

亲戚关系!这小孩不会真的是北鄞家主的私生子吧!古凌惊讶。

很快先前的门人跑回来了,神色恭敬,“表小姐,家主请你们进去。”

左妤秋带着众人走进去。

姜允毅:【我感觉,我们应该立即往回走。】

尤仁:【臣附议。】

徐子安:【没事,就当看戏了。】

安兮樂:【记住,不要乱说话。】

【Yes,Sir!】*3

安兮樂:-_-||

“秋儿,十几年没见,你终于……”北鄞疏原本看到左妤秋是很高兴的,可一看到她手里还在挣扎的少年,,脸色顿时黑了,“我不是让你滚了吗?”

少年冷笑一声,“你以为我想回来?”声音清冷。

“原来这家伙会说话啊。”徐子安小小地惊讶了一下。

姜允毅:“好像,确实不是所有不说话的人都是哑巴,有些只是不想说话。”

“别说话!”安兮樂小声怒道。

这边左妤秋简单解释了一下,“宗门派下任务路过此地,刚好遇见这个孩子被扔出府……敢问舅父,这孩子是做了什么惹怒了舅父吗?”

北鄞疏皱眉,“秋儿,这件事你不用管我,让他离开,他留在我们北鄞家就是晦气!”

“舅父!”左妤秋声音陡然加大。

“秋儿!”北鄞疏也声量提高。

“你们吵你们的,放开我!”少年还在试图挣扎。

左妤秋蹲下身,颤抖地摸了摸少年的脸,眼中的心疼之色毫不掩饰,“你叫什么?”

“关你什么事?”少年冷冷地瞪她。

“你娘亲呢?”左妤秋耐心问。

“死了。”少年冷漠道。

“那你……”

“秋儿!”北鄞疏拉过左妤秋,“我根本就没那个孽子!这个孽种你也不要去管!来人,把他打出去!”

“我自己会走。”少年满眼厌恶,“我本就不想来此。”

“不要走!”左妤秋甩开北鄞疏的手,去抓住少年,“我是你姑姑,你可以相信我。告诉我你叫什么,好吗?”眼神真切。

少年抿唇,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

“秋儿!此子是个孽种!而且你怎么知道这孩子是真的还是假的!”

“他的脸和婧玥小时候几乎一模一样,怎会有假?!”左妤秋怒吼,“他是婧玥的孩子,你的孙子!你就这么看着他流落街头,遭人欺负?”

“他不是!北鄞婧玥也不再姓北鄞,她姓江!她与我北鄞家再无瓜葛!她的孩子自然也与我无关!”北鄞疏神情冰冷,“这是她当年的决定!而且就是因为她,才让我北鄞百年世家的名声受损!成为延城一大笑话!”

“那还不是你让婧玥嫁给她不喜欢的人!不然她怎么会在新婚当天逃婚!”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那个江修然只是一介散修,没宗门背景也无家世,我怎会把婧玥下嫁于他!”北鄞疏怒回道,“是我从小太惯着她了,才敢让她这般无法无天,做出如此不知廉耻之事!如今她死了倒也是干净!”

“舅父!婧玥已经去了你还是如此!”左妤秋怒其不争道,“难道婧玥在你心底就一点分量不曾有过!”

“够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