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游戏竞技 三国领主时代

三国领主时代 第1118章 丝路

三国领主时代 懒猫不瘦 5106 2020-05-23 06:51

暴风雨的起源,是凉州大佬郭汜的再次邀请。

郭汜先有赠送传送卷轴之义举,接下来又在鱼不智拜名号将军出过力,再次相邀,鱼不智不能不给面子,应约而去。到后将军府一看,凉州军当前实际主事人李傕也在,李傕声称是刚好逛到附近,进来找郭汜讨些酒喝,不过鱼不智并非刚出道的雏,嘴上附和,不动声色看对方葫芦里卖什么药。

酒宴间,李傕郭汜有意无意问起上郡胡市情况。

鱼不智据实以对,胡市有那么多商家,又人多嘴杂,有心人暗自打探,不难推测出胡市大体情况,想瞒是瞒不住的,索性有一说一,还显得坦诚。

见李郭二人听得很是认真,频频交换眼色,鱼不智心中不禁七上八下,这两位该不会是眼红胡市收益,也想跳将进来分一杯羹?这件事非同小可,不仅仅直接关系到鱼不智切身利益(逐鹿领是上郡胡市最大股东和受益者),还涉及多位关东诸侯利益,以关东诸侯的立场,断无可能容忍凉州军入股。若凉州军不愿接受现实,很可能导致关东诸侯与凉州军爆发第二场战争。

有鉴于此,鱼不智与李郭二人交谈时,再不象先前那样随意。

李傕心知肚明,说道:“我等无意染指上郡胡市,鱼镇东,大可放心。”

鱼不智松了口气:“车骑将军,这话你可以说得再早一点……”

没错,李傕也是车骑将军,跟朱儁一样。实际上,李傕这个车骑将军才是正牌货,谁让人家掌握朝中权柄呢?朱儁因为拒不跟凉州军同流合污,且起兵与之对峙,被凉州军故意褫夺了一应职务,然而所谓公道自在人心,朝野间钦佩并同情朱儁的人占绝大多数,更认同朱儁才是真正的车骑将军。

李傕笑了,道:“上谷上郡两大市生意红火,可见与胡人贸易获利颇丰,不瞒镇东将军,我们凉州军的确眼红。然君子不夺人之好,我等又着实钦佩鱼镇东为大汉拓土,扬国威域外,不忍与你兵戎相见,于是只得作罢……”

“多承将军抬爱。”鱼不智拱手,心中却道,你们凉州军哪是给哥面子,你们是惹不起上郡胡市后面那些诸侯,怕惹得关东诸侯再次联合出兵才对,偏要说得那么冠冕堂皇。君子不夺人之好,你凉州军也好意思自称君子……

李傕显然不知道鱼不智心中所想,继续道:“然则关东诸侯多不奉王令,朝廷控制的区域不大,其中凉州凋蔽,自给尚且困难,无法向朝廷输赋税,真正能收到税的也就司隶数郡。数郡之地,支持偌大朝廷……不瞒鱼镇东,军中粮草不敷使用,天子和百官日常用度也颇紧张,这日子过得着实艰难。”

鱼不智心中一咯登。

长安的拮据,即便李傕不说,鱼不智心里也有数。凉州早就被打烂了,确实没什么油水,即便有点渣,也被韩遂和马腾捡去,落不到凉州军手上。司隶原本是繁华之地,奈何讨董战役时也被战火荼毒,洛阳城被付之一炬,最富饶的河南尹十室九空,仅司隶西边几个郡受影响较小,譬如三辅之地。地盘小,要养凉州军,还要供天子和朝廷百官,用度不紧张才是怪事。

可李傕当哥的面如此哭穷,真不是想薅羊毛?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问清楚再说,鱼不智道:“车骑将军意思是?”

“鱼镇东经营有道,逐鹿领发展势头喜人,巴郡也被治理得欣欣向荣,今番相聚,自然是想跟鱼镇东讨教一番,看能不能一起发财。多赚些财货,方能让天子用度宽裕起来,朝中百官也不用太过拮据。”李傕沉声道。

鱼不智心中叹息,果然还是对胡市有想法,狼子野心彰显。但鱼不智岂是怕事的人?【拓土英杰】声望最近如日中天,主城和治区远离凉州军,唯独龙领风险稍大,但上郡有朱儁撑腰,李傕郭汜要有种主动对朱儁开战,鱼不智就敢把名字中间那字拿掉,断无被凉州军胁迫可能。之前所以忐忑,一是不想节外生枝,二是无意公然站到凉州军对立面,三是对方有赠卷轴之义,又在将军称呼上对自己颇为慷慨,鱼不智不愿翻脸罢了。

凉州军若认为能敲鱼不智的竹杠,那显然是找错了对象。

“上郡胡市,我说了不算。”鱼不智说道,言语中隐隐多了些疏离之意。

李傕和郭汜显然都察觉到了鱼不智的变化,两人对视一眼,暗自摇头。凉州军不敢明要胡市商机,可若是说他们对上郡胡市不眼红,显然是假话,两人其实有意动之以情,希望鱼不智看在天子和百官的份上,主动让份额,但观鱼不智神情,果然跟传言中一样,软硬不吃。

A计划行不通,换B计划。

李傕唱红脸,道:“鱼镇东何出此言?以我等地位,岂会贪图他人财货?”

郭汜唱白脸:“直说吧,我们想跟你合伙做生意,但不是觊觎上郡胡市,河套那点生意,我们还看不上眼,要干就干大的!”

鱼不智一愣:“干大的?”

“出凉州,走过西域诸国,西边有贵霜和安息,据说更西边还有罗马,皆是与我大汉相当的大国。那些国家对我大汉出产的丝绸、磁器和茶叶非常痴迷,据说一匹丝绸运过去,能换回等重黄金,为我大汉挣回大量财富。可惜后来因国力衰退,大汉逐渐失去对西域控制权,与西国贸易随之中断。你们在上郡胡市搞得火热,我们便想,若是能重新恢复对西国的贸易往来,缺钱的困局自解,对我们,对天子百官都有好处。”郭汜直言不讳道。

鱼不智泪流满面。

尼妹,这是要重新打通丝绸之路啊!

凉州军居然有如此气魄,真是人不可貌相。

鱼不智后来才知道,凉州军想出重开丝路的法子,跟他有着直接关系,眼睁睁看着上郡胡市赚得盆满钵满,凉州军想吃吃不着,被憋得难受至极。

李傕实在想不出辙,最后只得找朝中大臣商议。

百官不敢直接触怒凉州军,但也向来不合作,由于长安薪俸着实太低,这次百官竟然意外地很配合,献计献策重开丝路。大臣们心如明镜,甭管凉州军多么大逆不道,开丝路,国库收入势必得到极大提升,往大了说天子日子会舒坦些,往小处说,自家的小日子也能得到改善,是故这次朝臣和凉州军罕见地利益一致。

想出好点子,还得有能力办到才行。

通往西域的路,在凉州军和马腾、韩遂共同控制之下,长安有得天独厚的地利条件。但重开丝路这么大的事,不是单靠长安的力量便能完成的,譬如过往畅销西国的大汉特产,主要来自关东,凉州和司隶区域出产有限,长安朝臣们想来想去,得出结论是必须找合作者。

找逐鹿领合作,是凉州军和朝中众臣妥协的结果。

为什么不找别人,单找鱼不智?

原因是多方面的,最重要一条,信任问题。

凉州军得位不正,不得人心,关东诸侯即便愿意合作,他们也不敢信,这就直接将绝大多数关东诸侯排除在外。凉州军原本有意找益州牧刘焉,或者荆州牧刘表合作,毕竟两位都是宗亲出身,实权州牧,治下地广人多,物产丰厚,最要紧是两人辖区与凉州军地盘接壤,开展商业合作颇为方便。没想到的是,朝臣坚决不答应,找了一大堆理由说这两人如何如何不合适,其实凉州军明白,朝臣对刘表刘焉只顾当土皇帝,对宗室和社稷缺乏实际支持的行径非常反感,跟那两个瓜货合作,百官感情上难以接受。

换作别的事情,凉州军说不定就乾纲独断了,但重开丝路主要是经营,凉州军一群武夫,哪干得了这个?这事离不开百官的帮忙。

如此一来,合适的人选只有一位:鱼不智。

从百官视角,鱼不智是【拓土英杰】,从始至终皆忠直之士,欣然接受;凉州军也认可鱼不智为国开疆拓土,而且鱼不智过往行径虽然总向着朝廷,终究没象十九路诸侯那样明着跟凉州军敌对——鱼不智参加讨伐董卓的事,被凉州军选择性遗忘,毕竟那会某人还没当上诸侯——所以是可以争取的。再加上前段时间凉州军接连示好,鱼不智得了好处,想必多少会念些人情。

抛开信任原因,鱼不智其实还有别的优势。

首先,逐鹿领有商会。

长安其实也有不少大商家,奈何凉州军过去对商家和富人盘剥得太过,自知被人记恨,没敢指望长安商家真心帮自己,其实还是不放心。某城主是玩家中难得的信义之人,朝野间声誉极好,否则不会那么多人与之结交,相对更值得信任,而且蚂蚁商会有丰富的与异族贸易经验,挺合适的。

其次,鱼不智名声好。

方便搞到货,【拓土英杰】参与重开丝路,为朝廷分忧,谁好意思阻挠?

第三,逐鹿军能打。

汉室衰微,西域诸国早已不在控制,欲打通丝路,想来难免会有厮杀。凉州军能打,但李傕郭汜希望合作者一起出兵,按他们的逻辑,一起打架,一起吃肉,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打架玩命的时候你不在,有什么脸面吃肉?有资格跟凉州军并肩作战的不多,逐鹿军绝对是其中之一。

第四,逐鹿领有特殊道义。

重开丝路,利国利民,严格讲也是对外扩展势力,【拓土英杰】的业务!大汉朝唯一传奇兵种北营就在逐鹿领,不出去欺负异族,算什么英雄?

综上,得出结论:找鱼不智,没错!

傻子都知道重开丝路意味着什么,蕴藏的利益,绝非胡市能够比拟的。

鱼不智动心了,问道:“怎么合作?”

郭汜:“长安到凉州通道我们负责打通。你主要负责商业方面相关业务,比如出口货源筹备,进口西货分销,你的商会可以牵头,拉别的商家一起。”

“不难,不难。”鱼不智忍不住咽口水。

货物进出都要经蚂蚁商会的手,随便拔点毛……唔,那样做很不应该!太小家子气!凉州大佬不懂经营,买谁卖谁都是哥说了算,相当于半垄断,哪用得着搞那些不入流的小动作?不过,鱼不智没有被光明钱景冲昏头脑,敏锐地察觉到郭汜的话没有说完。

鱼不智右手握拳,然后伸出一根指头:“本钱哪来?”

李傕郭汜对视一眼,郭汜尴尬道:“说了商业方面你负责。”

鱼不智瞬间变脸,皱眉道:“意思是我出本钱?”

郭汜叹息:“第一批货我们凑一些,多的怕是只能你先垫着,我们没钱。”

鱼不智面沉如水,伸出第二根指头。

“刚后将军只说了长安到凉州,你们负责打通,凉州以西呢?”

李傕:“西域诸国情况不明朗,刚派人出去打探,不过诸国久不服王化,或需出兵讨伐方可征服,确保商路安全。若有战,我凉州军当然责无旁贷,但生意不只是我们的生意,逐鹿领也需出兵,我们也不要你多出,就北营。”

鱼不智终于忍不住黑脸:“我负责商业事务,所以第一批货要我垫钱干?西域诸国安不安全也还是两说,要征讨,我还得派出领地唯一的传奇兵种?诸位将军单独承担的,只是长安到凉州安全,这样的合作,真是好合算呐!”

李傕老脸一红,不好意思辩解。

郭汜跟鱼不智更熟,打哈哈道:“征讨成功,商道重开,大家都有好处。”

“重新征服西域,朝廷可重设西域都护府,地盘是诸位将军的,功绩也是诸位将军的,我能落下什么?难道朝廷肯将打下来的地盘给我?”

“……”

李傕郭汜语塞。

凉州军起初想的很简单,象在凉州征服一个个部落那样,征服西域诸小国,根本没往设都护府的方向想。重开西域都护府,将西域重新纳入大汉势力范围,无疑是天大的功绩,势必为凉州军带来难以想象的正面声望,甚至很可能将他们由黑洗白,这是他们先前没意识到的。既然意识到这点,拓下的土地自然得由朝廷管辖,不可能分给鱼不智。

鱼不智冷笑:“我就说怎么找我合作,原来需要一个冤大头……”

郭汜:“不是你想的那样,且从长计议。”

鱼不智摇头:“我明说吧,这条件傻子才肯答应!”

李傕想了想,正容道:“鱼镇东,不妨说说你的想法……”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